司机突发脑出血具体详情 他与乘客目前怎么样了

47岁公交司机突发脑出血 拼力停车转送乘客(图)

好司机陆师傅尚未脱离危险期。于丹丹摄

4月29日下午,47岁的南京中北公司公交车驾驶员陆发海开车时,突感一阵头晕,他凭着惊人的毅力,在昏倒前把车停靠在路边,组织车上乘客有序下车离开,等到乘客全部安全后,他才挣扎着拨打了120,旋即陷入昏迷。在被送往医院抢救后,查出是小脑出血,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乘客安全转车,没人发现司机中风了

昨天记者来到鼓楼医院110病区,只见陆发海师傅躺在病床上,身体蜷成一团,表情显得很痛苦。陆师傅的妻子刘玉华告诉记者,他一直喊头痛难受,精神状态不太好。但是陆发海师傅的思维还是比较清楚,仍能和人进行简单的交流。

尽管陆师傅声音很低,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向外吐,但是还是基本上还原了4月29日的情景。他告诉记者,他是跑南栖线的。那天下午,他是3点30分自南京车站发车,大概行驶半个小时之后,突然感觉到脑子晕乎乎的,左手有些不听使唤,那种感觉有些像晕车,恶心难受。

“我以为是天气太热了,就把空调又调低了1℃。”陆师傅说,但是他感到头越来越疼,一点儿劲都使不上来,连方向盘都传不动。但是毅力让他坚持着,他不断地深呼吸,试图调整自己。此时,车行进到尧化门附近,趁着等红灯的一刻工夫,他喝了几口水,但是难受得差点吐出来。此时,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撑不住了,“必须停车!”陆师傅想,再不停下,自己和全车的乘客都可能有危险。

驶过红绿灯,他把车靠在路边停下。

“都请下车,去坐后面的车吧。”陆发海师傅下了车,帮乘客拦了后面的一辆公交车,此时他神智还是比较清醒的,所以大部分乘客都以为是车抛锚了,没人想到是驾驶员身体出了状况。

等到把乘客们都送上车,陆发海师傅重新坐上车,此时他的脑袋疼痛得好像被人用刀劈开,胃也是翻江倒海般。他掏出手机拨打120,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键盘上的字。“我有点后悔没让乘客帮我拨个电话。”陆师傅说,他以为只是中暑或是什么,怕打扰到乘客,但没想到自己的病情这么严重,万一真的不省人事,可能连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等120赶到后,陆发海已经没有了意识,120将他送往附近的尧化医院,医生检查后怀疑是脑出血。因为医院条件有限,医生建议送到城里的大医院检查。于是陆师傅被120转送到南京鼓楼医院。

病情复杂,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鼓楼医院接诊的神经外科陈维涛医生回忆说,当陆师傅被送到医院时已经神智不清。“看片子他小脑出血,但是出血原因还待查。”陈医生说,经过CT检查,陆发海左侧椎动脉小脑前下部分有动脉瘤,同时硬脑膜还有一个动静脉瘘,具体出血是动脉瘤破裂还是动静脉瘘漏出来的,目前难以判断。

陈医生说,一个人同时出现动脉瘤和动静脉瘘两种情况比较少见,所以陆师傅比之前好司机谢二喜的病情更加复杂。为此,鼓楼医院神经外科当晚就在网上联系了北京宣武医院和天坛医院的专家,商量治疗方案。专家表示,陆师傅的出血位置是在小脑,小脑出血只要超过15毫升就会致命,而且陆师傅出血的部位恰好是主管人呼吸和心跳的。幸运的是,他出血量还比较少,但是这个位置哪怕是轻微出血也容易出现脑积水,使得颅内压增高,意识模糊。

鼓楼医院神经外科黄玉杰主任告诉记者,陆发海目前依旧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由于血管出血后收缩痉挛,变得很狭窄,难以做介入治疗,而开刀的风险太大,所以治疗方案还在讨论之中。

公司已经为他开展募捐活动

记者从中北公交公司了解到,目前,驾驶员所在的中北六队,已经为他开展了大规模的募捐活动。“我们也在尽我们所能地帮他。”六队的刘队长告诉记者,在陆发海住院期间,队里每天都会派一名驾驶员去帮助陆发海的妻子照顾他。“他妻子可能一个人忙不过来,我们就轮流去帮帮她。”

中北公司表示,他们会从公司的基金中拿出一笔钱,支付陆发海的医药费。(于丹丹徐媛园)

公交司机怎么老倒下?

这个时节易发脑血管意外

陆发海师傅的爱人刘玉华告诉记者,丈夫178公分的个头,还不到70公斤,应该算是偏瘦了,但是平时身体挺好的,也没有高血压。

鼓楼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告诉记者,脑动脉瘤就像是在脑血管壁上吹起的一个气球,随时可能破裂。既有先天性的,也有由于动脉粥样硬化、血压增高等因素导致血管壁长期受到异常血流冲击而后天形成的。气温变化会使患脑动脉瘤的人群,因承受不住强大的压力变化而容易发病。这个时节脑出血发病就特别多。刘宁春于丹丹

职业容易诱发慢性疾病

“披星离家,戴月归家。”公交驾驶员很辛苦,尤其目前都是无人售票车,司机的劳动强度更大。饮食不规律、睡眠得不到保障等因素,导致他们处于“亚健康”状态,容易诱发各种慢性疾病。

“公交公司每两年都有体检,但40多岁的驾驶员里,哪个没点小病呢?”不少驾驶员建议,将公交司机列为提前退休工种。(徐媛园)

好司机陆师傅尚未脱离危险期。于丹丹摄

4月29日下午,47岁的南京中北公司公交车驾驶员陆发海开车时,突感一阵头晕,他凭着惊人的毅力,在昏倒前把车停靠在路边,组织车上乘客有序下车离开,等到乘客全部安全后,他才挣扎着拨打了120,旋即陷入昏迷。在被送往医院抢救后,查出是小脑出血,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

乘客安全转车,没人发现司机中风了

昨天记者来到鼓楼医院110病区,只见陆发海师傅躺在病床上,身体蜷成一团,表情显得很痛苦。陆师傅的妻子刘玉华告诉记者,他一直喊头痛难受,精神状态不太好。但是陆发海师傅的思维还是比较清楚,仍能和人进行简单的交流。

尽管陆师傅声音很低,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艰难地向外吐,但是还是基本上还原了4月29日的情景。他告诉记者,他是跑南栖线的。那天下午,他是3点30分自南京车站发车,大概行驶半个小时之后,突然感觉到脑子晕乎乎的,左手有些不听使唤,那种感觉有些像晕车,恶心难受。

“我以为是天气太热了,就把空调又调低了1℃。”陆师傅说,但是他感到头越来越疼,一点儿劲都使不上来,连方向盘都传不动。但是毅力让他坚持着,他不断地深呼吸,试图调整自己。此时,车行进到尧化门附近,趁着等红灯的一刻工夫,他喝了几口水,但是难受得差点吐出来。此时,他觉得自己实在是撑不住了,“必须停车!”陆师傅想,再不停下,自己和全车的乘客都可能有危险。

驶过红绿灯,他把车靠在路边停下。

“都请下车,去坐后面的车吧。”陆发海师傅下了车,帮乘客拦了后面的一辆公交车,此时他神智还是比较清醒的,所以大部分乘客都以为是车抛锚了,没人想到是驾驶员身体出了状况。

等到把乘客们都送上车,陆发海师傅重新坐上车,此时他的脑袋疼痛得好像被人用刀劈开,胃也是翻江倒海般。他掏出手机拨打120,发现自己已经看不清键盘上的字。“我有点后悔没让乘客帮我拨个电话。”陆师傅说,他以为只是中暑或是什么,怕打扰到乘客,但没想到自己的病情这么严重,万一真的不省人事,可能连救的机会都没有了。

等120赶到后,陆发海已经没有了意识,120将他送往附近的尧化医院,医生检查后怀疑是脑出血。因为医院条件有限,医生建议送到城里的大医院检查。于是陆师傅被120转送到南京鼓楼医院。

病情复杂,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鼓楼医院接诊的神经外科陈维涛医生回忆说,当陆师傅被送到医院时已经神智不清。“看片子他小脑出血,但是出血原因还待查。”陈医生说,经过CT检查,陆发海左侧椎动脉小脑前下部分有动脉瘤,同时硬脑膜还有一个动静脉瘘,具体出血是动脉瘤破裂还是动静脉瘘漏出来的,目前难以判断。

陈医生说,一个人同时出现动脉瘤和动静脉瘘两种情况比较少见,所以陆师傅比之前好司机谢二喜的病情更加复杂。为此,鼓楼医院神经外科当晚就在网上联系了北京宣武医院和天坛医院的专家,商量治疗方案。专家表示,陆师傅的出血位置是在小脑,小脑出血只要超过15毫升就会致命,而且陆师傅出血的部位恰好是主管人呼吸和心跳的。幸运的是,他出血量还比较少,但是这个位置哪怕是轻微出血也容易出现脑积水,使得颅内压增高,意识模糊。

鼓楼医院神经外科黄玉杰主任告诉记者,陆发海目前依旧没有脱离生命危险。由于血管出血后收缩痉挛,变得很狭窄,难以做介入治疗,而开刀的风险太大,所以治疗方案还在讨论之中。

公司已经为他开展募捐活动

记者从中北公交公司了解到,目前,驾驶员所在的中北六队,已经为他开展了大规模的募捐活动。“我们也在尽我们所能地帮他。”六队的刘队长告诉记者,在陆发海住院期间,队里每天都会派一名驾驶员去帮助陆发海的妻子照顾他。“他妻子可能一个人忙不过来,我们就轮流去帮帮她。”

中北公司表示,他们会从公司的基金中拿出一笔钱,支付陆发海的医药费。(于丹丹徐媛园)

公交司机怎么老倒下?

这个时节易发脑血管意外

陆发海师傅的爱人刘玉华告诉记者,丈夫178公分的个头,还不到70公斤,应该算是偏瘦了,但是平时身体挺好的,也没有高血压。

鼓楼医院神经外科专家告诉记者,脑动脉瘤就像是在脑血管壁上吹起的一个气球,随时可能破裂。既有先天性的,也有由于动脉粥样硬化、血压增高等因素导致血管壁长期受到异常血流冲击而后天形成的。气温变化会使患脑动脉瘤的人群,因承受不住强大的压力变化而容易发病。这个时节脑出血发病就特别多。刘宁春于丹丹

职业容易诱发慢性疾病

“披星离家,戴月归家。”公交驾驶员很辛苦,尤其目前都是无人售票车,司机的劳动强度更大。饮食不规律、睡眠得不到保障等因素,导致他们处于“亚健康”状态,容易诱发各种慢性疾病。

“公交公司每两年都有体检,但40多岁的驾驶员里,哪个没点小病呢?”不少驾驶员建议,将公交司机列为提前退休工种。(徐媛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