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唯一一个国家级泉水湿地公园,就在房山这个地方!

点击右上方“关注”游遍北京,带您游遍北京。

在有着“京西南第一水乡”之称的长沟镇占地388.34公顷的长沟泉水国家湿地公园于近日正式通过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验收,即将摘掉戴了四年的“试点”的帽子,成为北京市唯一一个国家级泉水湿地公园。

走进长沟镇,跨过一座座桥梁,沿途湖光映山色、群鸟荡清波。两条蜿蜒曲折的泉水河穿境而过,不由得让人心旷神怡。

尤其喜欢游山玩水的清乾隆皇帝也曾多次驻跸长沟,并留下了绿水弯环似水乡,连塍亦见菜花黄”“高低土脉皆含润,历览吾心略为宽”等溢美之词。

1、区位极佳,因泉而兴

“北方泉乡”房山长沟镇常年涌动着上万个泉眼,汇成了多个“甘池”,堪称京郊一景

长沟镇位于北京西南,东南与河北省涿州市交界,东北邻韩村河镇,西邻大石窝镇,它地处中国房山世界地质公园核心区,是北京(房山)历史文化集聚区的核心产业园区,房易路、云居寺路、京石第二条高速公路穿境而过,是连接周口店古人类遗址、十渡风景区、云居寺石经山佛教圣地、上方山自然景区等北京著名旅游胜地的交通和服务枢纽,是房山区南线旅游的门户和邻近地区的综合经济中心。

这座京畿古镇,承天霖而接地露,饱含着“京西南第一水乡”的神韵,它区位优越,三水交汇,地蕴富足,泉涌不竭。古时东部圣水河抚其首、西部拒马河挽其身,两条水势俱旺的幽燕古河,拥抱长沟于怀 ,而后汇聚于南部涿州,奔腾东去。

在长沟境内有1万多个泉眼长年喷涌不息,日流量近2万立方米。泉水一年四季恒温为14摄氏度,自古无断流、无溺水,流域形成了1万多亩的喷泉湿地。如此大面积的喷泉湿地在北方大都市十分罕见。

2、转变思路,打造“泉乡”

如今的“京南水乡”,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却是另一番景象。

据当地村民王树江回忆:

“北泉水河,成人能轻松跨过去。紧挨着河岸是一处砖窑,周遭坑洼破败。不远处的大山遍布石堆、灰坑。”

靠山吃山的百姓,千百年来或采石谋业,或畜牧养殖。

改革开放后,千军万马齐采快挖,长沟“绿水弯环”的生态家底儿逐渐亏空。

“为了生存,破坏了生态;破坏了生态,更难生存。这个‘死结’,如何能解?”

恰好当时,长沟正在进行大规模水资源勘探。

勘探人员拿出一张地形图向果树著说到:

“造山运动使太行山余脉在这个地区形成两道地下山梁,从西、北两个方向汇来的地下水全部集中于此,山梁接近于地平面便上翻形成泉眼,永不枯竭。”

勘探人员的话,让果树著深受启发。他坚信靠“冒烟”的小工业,解决不了发展的大问题,他向村干部提出建议:利用地理优势,开发水资源,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就那么点儿水,能‘憋’出来大湖?”“无工不富!建湖能挣几个钱?”……果树著的设想,引来一片反对声,批评他痴人说梦。

直到2002年,果树著担任东甘池村村支部书记,再次向当时的镇党委提出这一建议。镇党委审慎研判,制定一条“以水为神,以绿为魂,天人合一,永续发展”的水域经济战略,决定带领长沟人民走上“打造京西南第一水乡”的新农村建设之路。

3、传棒接力,始终如一

要实施“泉乡战略”,首先就得关停山区、丘陵全部采石场、矿井,清退泉水周边所有鱼塘。这给镇里的财政收入带来很大压力,尽管如此,长沟镇党委“勒紧裤腰带”,用几年累积的资金,沿河清淤种柳,修堤筑桥铺路,开泉引水、育湖养绿;在山区,修复矿山、植树造林;在丘陵地带,退牧还山;世代挖山采石的村民,担任起林地养护员、湿地管护员。

截至目前,全镇累计植树70余万株,湿地总面积达到6261亩,人均拥有湿地面积160平方米。“北京首批重点小城镇”“全国小城镇建设试点镇”“全国重点镇”“第一批中国特色小镇”“国家卫生镇”“全国环境优美乡镇”等一系列荣誉也纷至沓来。

环境美了,荣誉多了,投资的企业也慕名而来。每届书记都告诫班子成员:任何企业必须层层考量,只要是对泉水会造成污染的,都一概拒绝。

就算是北京基金小镇这样的重大项目也要为湿地公园让路。

据长沟林业站负责人李彬介绍:“编制湿地公园规划时,我们发现基金小镇东侧边界线与公园西侧紧挨着。镇领导邀请市园林绿化局、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湿地管理司相关负责人,与基金小镇进行几次对接,使其边界后退,作为生态缓冲区,从而更好地保护湿地。”

“无论如何,一池清泉永远不会变。从2000年参加工作至今,我和湿地公园一样经历了几任领导和几届班子,他们对这一池清泉的保护从来没变过。”

李彬坚定地说。

参考文献

1、房山长沟守护京郊清泉(北京日报)

2、李仲畅谈北京长沟镇旅游集散特色镇发展(中国经济网)